我与李阳疯狂英语

郝鸿涛 / 2021-05-29


历程 #

2015 年我刚上初中,在河北涉县光华中学。那年冬天,李阳来到我们学校演讲。作为学生,我们都坐在主席台前的空地上。李阳从我身旁走过时距离我大概只有 10 米。这次演讲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我当时的英语水平很差,虽说小学 3 年级就开始上英语课,但小学毕业后我连 g 都不知道怎么念。六年级的时候,英语老师把我叫起来,我念成「哥」,同学都笑了。不过我忘了当时是故意的还是我真的不会。但可以肯定的是,初一刚开学的时候我是不会音标的。

这次演讲真的把我震憾到了,我觉得学英语就该这么学。当时演讲后卖的教材叫「五分钟突破初中英语」,有六本,还有磁带,一共要 125 人民币。当时我觉得很贵了,就没买。后来在新华书店买了一本「五分钟突破初中英语阅读理解」。

从此我开始了我的疯狂英语史。初一和初二的上半年,我都在符山校区。那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日子。我感觉我真的是吸取到了疯狂英语的精髓,那就是脸皮厚,多开口,不怕别人嘲笑。课间五分钟,我会在教室旁边一间屋子的背面大喊英语。中午吃完饭,回宿舍午休之前,我有时候会在操场疯狂练习。下午下了课、晚自习之前,我会跑到山上,拿着复读机,带着耳机,跟着磁带,疯狂地大声喊英语。有时候我甚至会早起,早早自习之前跑到山上疯狂地念。总之,一有空我就疯狂大声说英语。那段时间我觉得自己真的是很「疯狂」。

这么练习,效果很明显。首先是英语成绩,我貌似成了我们班英语最好的。其次是发音,我英语发音的底子都是在初一、初二打下的。除了这些成绩上、口语上的变化,自己的自信也慢慢提升起来。虽然我后来发现这种自信其实根基不牢。

我这么练习,当时山上六个班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我。在我的带领下,我们班至少五、六个人也开始了疯狂英语,书波、老赵、国龙、小武、小兵。这个其实很正常。当你看到你们班上有人那么疯狂地努力时,只要你有一点上进心,肯定会受影响。小兵一开始一直跟着我一起上山喊英语,但最后放弃了。老赵、国龙不会去外面喊,但课间会在坐在座位上念疯狂英语的教材。书波会上山去喊,但不是经常跟我一起。小武算是我们这几个当中进步最大的。我买的教材是阅读理解,小武买的是完型填空。我后来才知道,不同的书,播音员也不一样。我那本书的播音员音质很一般。当我听到完型填空的录音室,真的被震撼到了。那本书至少开头的那几篇是 Jim 老师录的。Jim 老师来中国之前好像是好莱坞的演员,唱歌也非常好,所以你能想到他的音质有多好了。小武跟着这个磁带,发音练到几乎和美国人差不多。我后来也买了完型填空,跟着 Jim 老师练习,但已经很难改过来了,所以发音一直都比不上小武。当然,这可能跟我本身音质也有关系。

疯狂英语对我的震撼在于。我们当时只是一个小县城的普通初中,根本见不到外国人,和英语的关系只有在英语课上才能发生。但,疯狂英语的磁带,居然能让我们靠自己的努力掌握地道的美国发音!

一想到初中,我脑海中就会想到自己在傍晚的时候上山疯狂地大声喊英语。当时的信念很简单,就是为了说一口流利、地道的美语。为了这个目标,我可以说拼尽了全身的心力和体力。所以,初中在我的印象中就是一段追梦之旅。

后来,我们几个除了小兵都被保送到了县城的一中,分班之前还都在一个班里。高中我练习疯狂英语就少了,受到时间和地域的限制。偶尔我会在早晨的时候,在教室楼道窗户附近疯狂念。高四复读的时候,我记得每天早饭之后,我会跑到学校外面的庄稼地里大声念。大冬天,一边喊,一边吸冷气。不过高四的时候喊的是《新概念英语》。

复读了一年后,超过一本十几分,最后被录取到了河北师范大学的翻译专业。在大学,我练习疯狂英语的次数反而不太多,但仍然会练习。我还记得晚上回宿舍前,在 D 座教学楼或者 B 座行政楼前的路上,在昏黄的路灯下,大声念精读课本中的课文。大二之后,我练习就少了。我仍然会时不时念英语,因为一不练习就能感觉到口语的退步,但不再那么大声喊了,因为我的口语能力,特别是发音,已经定型了,平常用普通的音量练习就可以。后来,在人大读研期间,只是偶尔抽空用普通音量随便念点东西,没那么「疯狂」了。

我对疯狂英语的看法 #

我发自内心感激疯狂英语。如果李阳没有去我们所在的初中演讲,我的人生会是另一幅光景。我不可能有好的英语发音、不可能大学报英语专业、不可能保送到人大、不可能获得全国阅读大赛的冠军 、不可能去瑞士参加圣加仑论坛 、不可能来美国留学。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李阳疯狂英语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而且是朝好的方向。

李阳疯狂英语绝对可以让人学好英语。但,它会让你吃很多苦,而且它很可能并不是最有效的方法。它最适合的人群是生活在小城市和农村、缺乏教育资源的普通家庭,甚至是贫苦家庭的孩子,就像初中时期的我。它确实不是最高效的方法,但很直接,很有用。只要我肯用功,照着这个方法练习,我就一定能说一口流利、地道的英语。

李阳疯狂英语没落了。在我看来,其没落的原因不在这套方法,而在这个时代。首先,现在有那么多的英语资源,美剧刷都刷不完,李阳疯狂英语教材的稀缺性就降低了。而且现在有那么多的英语培训机构和私人外教。当学生们不想,也用不着下苦功练习的时候,李阳疯狂英语自然就会没落。

李阳毫不掩饰自己的商人性质。他想赚钱,但这带来了一个矛盾,这个矛盾在我看来直接导致了疯狂英语的没落。我前面提到,疯狂英语的方法简单粗暴,最能受益的人群是贫寒家庭的孩子。但是,李阳办的培训营价格动辄上万人民币,而能交得起这么高培训费的人不愿意、也犯不着吃那么多的苦去练习英语。也就是说,李阳疯狂英语的受益人群和消费群体是两批不同的人:能真正用疯狂英语改变人生轨迹的穷学生交不起培训费,而交得起培训费的人则不必那么疯狂地提高英语,因为太苦了。

这个矛盾李阳本人无法调和,除非他不想赚钱了,单以改变穷苦孩子的命运为己任。

相比而言,俞敏洪创办的新东方则没有这个矛盾,因为新东方的受益群体就是消费人群。新东方有便宜的课,但它的利润主体我感觉应该是很贵的小班和一对一课程。新东方的方法适合有钱人,而有钱人又是新东方的消费者。

从英语学习的角度,至少在我看来,李阳疯狂英语的价值要远远超过新东方。花一万块在新东方听十节课对我英语能力的提升绝对没有我练一个月疯狂英语给我的提升大。但是,这并不妨碍新东方上市,也不能阻止疯狂英语的没落。像我初中时期那样的穷学生本来也不是新东方的消费主体。虽然他们是疯狂英语的受益主体,但又没办法给疯狂英语带来利润。

疯狂英语的没落让我感到忧心。本来穷苦人家的孩子是可能通过这条「吃苦」的路来改变自己的人生的,但这条路随着李阳疯狂英语的没落而变得越来越窄。与此相对应的是,有钱人家的孩子想学好英语则变得越来越容易:双语幼儿园、私人外教、出国体验。英语就是越小学越容易学。单就英语能力来说,有钱人家的孩子如果从小沉浸在双语的环境中,那么学起英语来会顺风顺水,将来的选择就大得多。穷人家的孩子则很难咸鱼翻身,很难有出国的机会,就只能接受内卷的现实。

我看到这个网站,挺好的:

  1. 李阳疯狂英语大事记
  2. 有关李阳的报道

最后一次修改于 2021-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