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定义朋友

郝鸿涛 / 2022-04-18


今年年初我过了而立之年。这半年,我内心一直都非常挣扎、非常痛苦。我忽然看不懂这个社会,我无法用我过去的人生经验来解释我最近遇到的事情,于是内心不解、愤怒、惶恐。

事情的起因是年初时,我忽然发现身边好几个朋友不再理我。我发消息、发邮件、打电话都收不到回复。如果是一两个人,我不会觉得有什么,但,是四五个人,而且是在不同阶段认识的人,他们之间互相不认识。这些朋友中,有认识十多年的好朋友,有接触不太多,但关系很好的朋友,也有接触不多关系一般的朋友。

我一开始是非常地不解和生气。我想不通是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不再理我。如果是我哪里做错了,为什么不跟我说?不解、愤怒之后,我开始恐惧,恐惧到好多天我的腿都在发抖。我害怕跟别人接触,害怕跟老朋友、新朋友接触。我开始变得非常脆弱,非常害怕再被忽视和拒绝。但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之后的两个月,我慢慢看到,之前我觉得关系很好的朋友,有好多一个一个也开始不再回复我的信息。

回过头来看,我的不解和生气是很容易理解的。我为什么恐惧?我看到,我内心非常害怕被抛弃。我害怕这个世界不接纳我、不欢迎我,所以当别人不再理我,我非常害怕,这触动了我内心的恐惧之源。

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所以这些朋友不再理我?这也是我害怕的原因。我害怕所有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的错误,更让我恐惧的是,没有人告诉我,我哪里做错了。我开始怀疑自己。我能想到的唯一一个原因,是我注销了微信。也许,这让很多朋友不爽,让他们觉得不受尊重,觉得我不在乎他们。我想不到其它的原因。

回首过去我有微信的日子,我觉得简直就像一场梦,隔着好远的梦。有微信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朋友遍天下。毫不夸张地说,我三四年前如果世界旅游,我能在二、三十个国家找到朋友。我觉得自己社交能力很好,我觉得自己很受欢迎,我觉得自己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我发现这一切都是一场梦。所谓的朋友多、受欢迎、被认可,都是幻象。

到了三十岁,我才看清人际关系居然是那么脆弱。哪怕是认识十几年,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也可能因为你不经意间的一句话或者一个举动而不再来往。

经历了好多次这样的事情后,我开始释怀。我也许会不解,但不会像以前一样想去问清楚别人为什么不再理我。因为,别人不理我,而且又没有跟我说为什么,这就足以说明这段关系对别人来说已经无足轻重,所以不再需要通过解释来恢复。真实的原因,说实话已经根本不再重要。我开始配合这种成人之间的默契:当我主动联系别人两三次,如果没得到回应,除非是对我有救命之恩的人,我会选择不过问为什么,然后默默地离开,不再联系。

我也不再因为别人不告诉我原因而愤怒。我给自己的一个忠告是,不主动给别人提建议。那我为什么期待别人主动給我提建议?我期待别人告诉我我哪里做错了,这不就是期待别人给我提建议吗?我曾告诫自己,别人只有经历了属于他们自己的痛苦之后才会成长,这个道理难道不适用于我自己吗?我只有经历了痛苦之后,才会觉醒,我为什么期待别人指出我的错误(如果有的话),进而躲避痛苦?

我慢慢地也没有之前那么恐惧。我之前的恐惧源有两个。一个是我害怕我哪里做错了,但是别人不告诉我,然后我一错再错。这个恐惧不再困扰我,因为我每天都会自己反省,已经两年多了。如果我自己没觉察到我的错误,那我只能说,我没有错误,或者说虽然我的行为让别人不爽,但是我不觉得我有错误。或者我真的有错误,那之后越来越多的人不理我,我肯定会反省自己,到那时我再调整我自己,而不能期待让别人告诉我哪里错了,进而躲避之后的痛苦。

另一个恐惧源是我害怕不被这个社会接纳、认可。这个恐惧说实话一直存在,在之前就一直有,所以我倒也适应,我就带着这些恐惧生活,不碍事。

孤独。我其实是一个非常享受孤独的人。我一直相信我过去生中曾做过好几世的和尚,在深山老林中一个人住。我一点都不害怕孤独。如果现在让我住进森林里,四五年不和别人说话我都不会有什么问题。我反而期待那样的生活,只不过我自己选择在今生入世。孤独对我来说已经早已不是一个考题。我今生的考题是如何应对复杂的人际关系。

我会问我自己,为什么用微信和不用微信有这么大的反差?为什么我前两年觉得自己那么受欢迎、朋友那么多,现在为什么觉得自己是一个孤家寡人?

我的回答是,因为“额外的付出”。这句话怎么说呢?我没有微信,别人联系我非常不方便,而我对别人的价值已经不足以抵消别人主动联系我所需要付出的努力,所以对他们来说,最好的选择是不再主动联系我,也不再回复我发给他们的信息。当我有微信的时候,联系是非常低价的。别人回复我非常容易,而且在朋友圈互动也非常容易:我点一个赞,就算是和别人联系了,我会觉得我有那么多可联系的人。当别人在我的朋友圈点赞(对他们来说也非常容易),我会觉得我居然有那么多朋友。都是幻象。当联系非常低价的时候,人们很容易对自己社交圈的大小以及自己真实的价值有过高的估计。当别人联系你、你联系别人不那么方便时,你才会看清楚自己真实的社交圈,以及自己真实的价值。

我现在反而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筛子。我看清楚了我的真实价值。原来我的价值那么低,那么多我觉得算是“好朋友”的人因为联系不便而选择放弃友谊。我也看清楚了我所拥有的友谊的价值。我之前一直都是过度联系别人,因为我觉得很多友谊值得我珍惜。不用微信之后,我才看到这也是幻象。原来那些我珍视的那些关系并非别人也珍视,不值得我在上面继续投入时间和精力。

回到我的题目,重新定义朋友。我开始重新定义朋友。能在微信上回复我、互相问候、互相开玩笑、互相点赞的人,并不一定是我的朋友;认识十几年、无话不谈的同学,并不一定是我的朋友;去一个国家、一个城市,愿意跟我一起吃顿饭的人,并不一定是我的朋友;在脸书、领英上互关的人并不一定是我的朋友;在宿舍一起住好多年、在一起上课写作业好多年的大学同学,并不一定是我的朋友。那到底什么是朋友?我们真的需要朋友吗?

我的感觉是,朋友是一个动态的名词。可能,在这个条件下,你们是朋友,但是到了另一个条件,你们不再是朋友。比如,当你很成功,另一个你认识的人也很成功,你们互相欣赏,互相帮助,那可以算是朋友。但当其中一个人开始不顺,选择不再联系,那你们开始不算朋友。或者,当你们经常在一起,经常见面,时常问候,那你们是朋友。当一个人搬走,联系不便,而且互相觉得对方的价值已经不足以抵消互相联系的麻烦,那你们不再是朋友。

我们真的需要朋友吗?我觉得我们需要的不是朋友,而是一种内心的慰藉:我是被认可的、我不是孤单的、我是受欢迎的。当你内在对自己无条件认可,不管外在世界发生什么,你都不会怀疑自己,不会讨厌自己,不会抛弃自己,那么我觉得你已经不再需要朋友。其实,如果你真的到了那种状态,我猜,你反而会发现自己的朋友越来越多。

最后一次修改于 2022-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