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种放下

郝鸿涛 / 2022-10-06


益辉苦口婆心的一席话 ,让我想到,放下有两种。

我把第一种放下称为「有条件放下」,也可以叫做「部分放下」、「理解型放下」。这种放下一般是你懂了一个道理,在心里想通了一件事情、理解了一件事情,进而放下。这种放下可遇不可求,一般需要你自己的思考、理解,看书,或者别人指出你的盲区。古代的修行要跟着师父应该也是这个道理。所谓「正法无人说,虽智莫能解」。这种放下也很难迁移,因为你想通了一件事情,并不意味着你能想通另外一件事情。

第二种放下我称之为「终极放下」。这种放下不需要你想清楚什么,但需要你看清分离的幻象。也就是你要放下二分的世界,彻底看清楚,没有好,也没有坏。当你对事情不做评判,不把事情和人分为好的和坏的、喜欢的和讨厌的,就没有什么能让你痛苦,因为你看到的只是合一,没有分离。佛陀讲的「看只是看、听只是听」、葛印卡老师讲的「平等心」、周宏老师讲的「它就是如此」、三祖僧灿大师在《信心铭 》中讲的「至道无难、唯嫌拣择。但莫憎爱、洞然明白」,我觉得都是这个道理。但很难很难。

#感悟

最后一次修改于 2022-1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