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说的那些东西不存在呢?

郝鸿涛 / 2022-10-04


最近一两个月我在迷恋一个人,很痛苦。后来我看到一篇文章 (a) 讲「病态性迷恋」,感觉就是在说自己。我已经打算给把这个标签贴给我自己了。但是后来,我看到另一篇文章 (b) 驳斥我刚才提到的文章。b 说 a 的叫法没有任何根据。a 为了让自己感觉有根据,引用了一篇论文,但那篇论文满打满算才十几个被引。我查了查,整个英文世界貌似也没有「病态性迷恋」这种叫法。迷恋就是迷恋,难道还有不病态的迷恋不成?

到这里,我忽然想到,生活中我给自己贴的标签真的都存在吗?它们是真实的吗?

概念的出现是有必要的,它让人们可以交流。如果没有大家都同意的概念,那大部分交流是没办法进行的。比如,我说我有「完美主义」情节,大家都理解,因为我们对「完美主义」有一个定义。为了交流的便利,我们有很多很多的概念和标签,比如,成功、美丽、富有、帅气、自信、阳光、自卑、社恐、聪明、孝顺、善良、邪恶、睿智、有同理心、傻。要接着往下举的话,我整篇文章可以一直这么举下去。我说「大部分」交流,而不是全部的交流,因为基于心灵的交流,无需语言,所以不需要概念。

概念的弊端之一是让人无法看到真实的情况,无法客观审视自己和这个世界。比如,当我提到「自卑」的时候,我首先脑海里想到的是关于自卑的联想:自卑不好、自卑的人不受欢迎、自卑的人没有出路、自卑不正常、自卑的人很脆弱、自卑的人没有未来… 当然,每个人有不同的联想。问题是,这些联想让我把问题变得更复杂。比如,我上个月在超市的时候,一股异常强烈的自卑情绪涌上心头,我非常痛苦。因为我把这股情绪定义为「自卑」,我对这股情绪的反应就不单单是基于它本身,还基于我对「自卑」这个东西所产生的联想。

前几天跟一位朋友聊天。他提到他发现自己的拖延症很严重,我一开始说,其实我也有。但后来我问了一句,如果「拖延」这个概念不存在,你还觉得这是个问题吗?他说这个问题问得好,让他想到他看过一个电视节目,一个人失眠,很害怕,后来他想,如果「失眠」这个词不存在呢?

如果「拖延」这个词不存在,那么你就只能客观地描述自己的经历:我想写一份材料,但是一直没有动笔;我想弄明白一个问题,但一直没有去想;我想看一本书,但一直没去看。如果只是客观地描述,不带标签,我觉得并没有什么,无非是有一些事情你想做,但还没有去做。但如果非要上升到「概念」、「标签」的层面,我觉得问题一下子严重了:我有拖延症,我需要解决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我没办法成功,但是拖延症很难解决,很普遍,所以我没有任何办法。我想说的是,当我们给自己或者一个经历贴标签,就没办法客观地看待问题。

我并不是说,没有概念就没有问题了。比如,就算「失眠」这个词消失了,你还是会害怕那种睡不着的痛苦。但是,当「失眠」这个词消失,它至少能让你看清楚你真正害怕的是什么:是痛苦,而不是失眠这个东西。


这并不是结束。我在想,如果我碰到一个懂汉语,但是不知道很多「概念」的外星人,也许会有这样的对话:

我:我迷恋一个人,我很痛苦。

外星人:你说的痛苦是什么?

我:就是那种很难受的感觉!

外星人:难受又是什么?

我:就是那种胸膛中央燥热,肩膀部位肌肉紧绷,浑身感觉无力的那种状态啦

外星人:哦,这样子。那有什么问题吗?

我:什么什么问题?我不喜欢这种感觉

外星人:为什么呢?

我:没有为什么。我就是不喜欢这种感觉。

外星人:那我帮不到你。我得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喜欢那种感觉。我听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啊。

我:不。我不喜欢胸膛中央燥热,肩膀部位肌肉紧绷,浑身感觉无力。我想要开心、幸福、自信的感觉

外星人:抱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是开心、幸福、自信?

我:就是那种浑身上下很清爽、精力饱满的感觉啦

外星人:这种感觉和你刚才说的胸膛中央燥热、浑身无力有什么不一样吗?

我:当然不一样!

外星人:怎么不一样?

我:就是不一样!

外星人:我知道这两种感觉有区别,但是我不知道它们有什么本质区别,不都是感觉吗?你为什么想要一种感觉,不想要另一种感觉呢?

我:我不知道

外星人:那我问你,如果你不想要的感觉持续一个月,你的身体会有什么问题吗?

我:按道理说不会。但我心里会很难受。

外星人:抱歉,我不知道难受是什么

我:哦。我想说,持续一个月貌似也没什么。

外星人:好吧。你还有问题吗?

我:我。。。没了

#思考

最后一次修改于 2022-1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