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 Angie 身上学到的

郝鸿涛 / 2022-10-02


左边是 Angie,中间是 Ixcel,右边是我,照于 2017 年 1 月 13 日。自那之后,这张拍立得照片一直在我钱包里

左边是 Angie,中间是 Ixcel,右边是我,照于 2017 年 1 月 13 日。自那之后,这张拍立得照片一直在我钱包里

今天和在韩国学习的 Angelica 聊天。我们两个是五年前认识的。她当时和 Ixcel 一起在天津商业大学交换。我 2017 年年初正好去天津考托福,就住在天津商业大学的宿舍楼。说是宿舍楼,盖得跟酒店一样。一晚上一百,挺便宜的,离考场近,我就住下了。往住处走时,听到两个女生在不远处聊天,一听就知道是两个美国人。她们就住在我隔壁附近,离得很近。放下行李,我斗胆敲了她们的们,问她们能不能跟她们聊一会儿。她们很友好,说当然可以。我就进去了。跟她们瞎聊,很开心。Ixcel 后来跟我说,我敲门,然后进她们的房间,对她来说是一个 “shocker”。后来,她们来北京,我带她们去了长城。她们回美国之前又来了一次北京,我跟她们又坐了一会儿。我来美国后,去迈阿密找过一次 Ixcel,住在她的公寓。后来 Ixcel 结婚、生孩子,我再给她发信息,她不怎么回我,我就没再联系。

Angelica 跟我很像。回想第一次见到她,就觉得她身上有一种宁静的特质。我跟她的交流有一种毫不费力的感觉。后来,我说我肯定前辈子认识你,她也这种感觉。她一看就是那种「老灵魂」。她从佛州国际大学本科毕业后,去哥伦比亚的一个青年旅舍工作。肯定赚不了什么钱。后来她想自己搞旅行代理,但正好碰上疫情,可想而知生意惨淡。其实,就算没疫情,我觉得她也搞不起来。她去过夏威夷,但也没呆久。后来偶然知道她母亲是西班牙裔的犹太人,她就申请了西班牙国籍,应该已经拿到了。后来她决定去韩国。她跟我说她不喜欢美国,也不喜欢美国人(她自己就是美国人…)。

我感觉她内心异常宁静,像水一样。碰到事情自然也会伤心和难过,但没有什么能阻挡住水的流动和变动。和别人聊天,聊得时间长了,我会觉得累,但跟她不会。我记得 2021 年有次跟她聊,她当时还在美国,我们聊了五个多小时。

一般我跟外国人聊天,都是那种聊很浅问题的,很少聊很私人,很深度的问题。但跟 Angelica 我会尝试聊一些内心深处真实的挣扎和困惑。今天我跟她提到我这一年经历过很多人际关系上的困难。她想都没想,跟我讲了下几个点:

  • 放下期望。不要对别人有期望。这不是害怕受伤所以提前做防护,而是本就不对别人有期望。

  • 要挑剔。对于你把时间花在哪些人身上,要异常挑剔。要识别出那些不尊重你、不重视你的人,然后果断坚决地离开这些人。只和那些重视你、尊重你的人在一起。

  • 不要去讨好别人。这一点我经常容易犯错。因为我害怕别人不理我,所以即使 100 个人里有 90 个人理我,我经常做的是去想如何让剩下那 10 个人理我,我就会做出一些卑躬屈膝的事或者有那种卑躬屈膝的姿态和心态。

  • 不要过度付出。任何关系都应该是对等的。你只能付出 50%。我是一个经常容易过多付出的人。Angie 给我的建议是,尝试不去主动联系,看看会发生什么。如果有些人不再主动联系你(而只是等着你主动联系),那么就不要再维持这样的关系。

  • 远离那些无礼的人。Angie 说到这里是,我有一种想哭的冲动。我就是经历了太多人际关系上的问题,导致我现在连什么是正常的关系和反应都不清楚了。比如,我之前跟一个人新认识的人发邮件,但根本没有得到回复。Angie 听到后,说这种行为很无礼 (“rude”),我压根就不应该再和这种人交流。但是我碰到这种情况,居然第一个想法是,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好。我甚至会想我如果让自己变得更优秀,而让这些人理我。现在想想很可笑。还有一个刚认识的人,我问她叫什么名字,她只跟我说她的英文名,不告诉我她真实的中文名。我问她家是哪里的,她说为了保护隐私不告诉我。我当时就很生气,想直接删除。我问 Angie 我要不要拉黑这种人,她跟我说,我怎么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知道不要主动在这种人身上花时间,不要主动联系这些人。

听完这些,我真的感觉到,对一个人帮助最大的,真的不是他们听到的话,而是感受到的能量。我从 Angie 身上感受到的是那种在人际关系上异常清晰的能量。这些能量就像光一样,一下子把我内在人际关系能量上的极度混乱不堪照了出来。

Angie 说她花了十年的时间才把这些道理想清楚,我自然做不到一下子内化。我很感激 Angie 给我的这些建议。

#领悟

最后一次修改于 2022-1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