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看病记

郝鸿涛 / 2020-09-11


2020年4月开始感觉耳鸣,也许是我来美国后的两年基本上都是戴耳塞睡觉造成的。4月份之后耳鸣越来越明显,而且听力明显下降,我就预约了校医院。去校医院是一位70多岁的全科医生帮我检查。他之前都在海军陆战队当军医,娶了一位泰国太太,去过100多个国家和地区。他人很好,先和我聊了会儿天。他说,他要先让他的患者感受到受欢迎。

帮我检查后,说我一只耳朵(耳鸣现象严重的那只)耳垢很多,然后安排一位护士帮我清洗耳道。那位护士长得很高。她把热水注射进我的耳道。水会在耳道内走一遍,然后流出来,这样就清理了耳道。我倒不觉得疼。清洗完之后,又回到医生那里,他又帮我检查了一下,说耳道有一些受感染,给我开了药,让我每天滴药水。还给我开了抗过敏的药,因为他说我耳朵感染可能是过敏造成的,不过我心里觉得和过敏肯定没有关系。可能是因为在美国,过敏很普遍,他才这么觉得。临走的时候,告诉我说,以后洗澡时可以让水冲进耳朵,这样可以把耳垢清洗出来。

回去后,我觉得真的好很多了。但是没过多久,症状又开始出现,我就又预约了上次那位医生。他看了后,说耳膜后面有积水,之后给我开了抗过敏的药和消炎药(抗生素)。我吃了两周后,觉得没有好转,我就又给校医院打电话,护士问过医生后,医生决定把我转到校外的医院。

三天后,校外医院给我打电话,问我是否要预约医生,我当时还没办好保险,就说等我保险弄好了我再给你们打电话预约。因为我那时已经从学校毕业,开始了 OPT,医保有一些不确定性,还不知道学校的保险我能不能入。等过了几天,学校说我可以入保险,我就给校外医院打电话,预约医生。我想的是,可能下周就能去,但是,让我吃惊的是,我8月8号打的电话,预约居然预约到9月9号!我当时还问,如果这期间,我感觉自己不需要去看医生了怎么办。收到的答复是,那时候我再取消预约就好。

这才切身体会到,美国医疗的效率低。在国内,虽说看病难,但如果你愿意持续好几天早起排队,即使北京的大医院你都能挂上号。但是,在美国,这是完全不可能的,给你排到下个月,你就等撑到下个月再去看。有人可能会问,那万一是什么着急的病怎么办?很好办,拿钱就好。在美国,急诊的费用比正常预约看医生的费用高得不是一般得多。

就这样,我等了一个月。我发现我的耳鸣已经自己大大好转。我笑着对自己说,在美国,大部分的病估计都是还没等到预约的那天就自己好了。但是,我好不容易才预约到医生,就觉得去医院看看吧。然后去了医院。

先是一个工作人员让我签了几个文件,主要是说他们如果需要,会展示我的医疗记录,以及联系我或者我的亲人、朋友。我在美国自然没有亲人,就只同意了他们如有必要,可以展示我的医疗记录。当时同意,是觉得好像这是必须同意的。

然后就是等护士,护士先测了我的身高、体重和体温,接着把我带到了就诊室。到了就诊室,又来了一位护士,她仔细问了我的情况,并做了记录,然后让我在房间里等主治医生来。等的过程中,我看到墙上挂着威斯康星医学博士的毕业证,不过我不清楚这个毕业证是不是属于马上要来的医生。在美国,至少是在我在的校医院,医生并非在一个固定的房间给患者治疗。我去过两次校医院,医生是在不同的房间给我检查。所以墙上的东西不一定属于主治医生。当然,我不知道别的医院是否如此。

我等了大概10分钟,主治医生才来。她大概40岁左右,有白头发,但是看起来很年轻。都戴着口罩,所以我也只能看个大概。她给我复述了一遍她了解的情况。我是从校医院转诊过来的,所以我在校医院的记录她都能看到,再加上刚才那个护士问我的东西,她应该对我的情况比较了解。她复述完之后,我给她说了一下我这一两个月来的情况,告诉她在等预约的这一个月里,我发现耳鸣慢慢好很多了。之前打哈欠和吃饭的时候能听到的耳内的声音现在不见了。耳鸣也只是在非常安静的情况下才会出现。

她清楚了后,检查了一下我的左耳,也就是我经常耳鸣的那只耳朵,发现还是有耳垢,就帮我清理。这次没有往里面放水,我猜是因为耳垢比较少。清了快10分钟,但清理出来的比较少。既用到了吸尘器,还用到了镊子等。她让我看了看清理出来的耳垢,跟我说看上去像是校医院给我开的滴耳液的残余,沾到了耳道内和耳膜上,所以很难清理。她说,让我回去滴她给我的药,两到三周后复查。她还告诉我,耳鸣的原因很多,高血压、慢性病、心理压力大等等,她没办法检查出来,也没法治疗,跟我说只能接受这个情况,也没有什么特效药。她还跟我详细解释了一下我一开始做的那个听力检查的结果。

然后她送我出门,告诉我到柜台。我以为是结账,但发现只是确定一下下次预约的时间。我问柜台的工作人员,我怎么结账。她很惊讶地看着我说,这个医院不负责结账,有专门负责算账的单位。我说,那我什么时候才能知道我这次花了多少钱,她说可能一个月之后吧。我惊呆了。早就听说美国的医疗体系很低效,现在是见识到了。

不仅不给结账,连开的药都不能直接给我。跟我说,要我去我自己指定的药房拿。我当天去了那个药房,工作人员说没有收到医院的信息。我觉得是因为我刚从医院出来,可能还没到药房的系统里,所以决定过两天再去。我今天又去了一次,还是没有。我跟药房的工作人员说,我记得那个药的名字,可以直接给我吗?她问了药名,然后找了找,说她这里没有。我又跑了两家药店,都没有这味药。

很奇怪美国的医院为什么不能直接把药给患者呢?不过,不同的医院可能不一样。我之前去的校医院有自己的药方,所以是可以直接给药的。

我现在都还不知道前几天去医院花了多少钱,还要等一个月才能收到账单1,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缴费。

2020-10-19 补记:

大概40天后,我收到了保险公司寄来的费用详单 (Health Care Summary)。总共花费 291 美元,我需要自付的费用是 67.8 美元。

这份费用详单并不是账单,所以并没有告诉我如何缴费。于是我给医院打了电话,工作人员问了我的生日和姓氏,然后核对打电话的手机号是否和系统记录的一样之后,告知我需要付 67.8 美元,我可以在电话中用信用卡付款,也可以等医院给我邮寄账单,然后按照账单上的说明来付款。我问她账单啥时候能来,她说还要等一周左右。我说那算了,我直接在电话上付吧,就告知她我的卡号和失效日期,本来我还担心她会问 CSV 号码,不过她并没有问。最后我问她我没事儿了是吧,美国的信用公司不会有我的坏记录吧,她笑了笑说,不会的。


  1. 我在医院给我打印的就诊单上看到,其实我可以在医院网站请求他们预估一下我这次就诊的费用。按照法律规定,他们会在五个工作日内把预估额告诉我,不过我不知道这个预估额会不会把保险负责的那部分自动去掉。如果不去掉,我估计这个预估额会让我吐血。我还是不去看了。 ↩︎

最后一次修改于 2020-1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