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自黑文化的差异

郝鸿涛 / 2020-01-18


前几天,在 John Kruschke 老师的 一门统计课 上,他讲到他去德国参观哥廷根的高斯故居。他说他到达故居时是晚上,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但是他又想去进去看看。他便推开门走了进去。

他对我们说,如果里面有人,他就会跟那个人说 “Hey, I am just a stupid American having a look here^[原话记不清,大意是这个意思]”。 大意就是“嘿,我就是个傻不愣登的美国人,进来看看”。当然,整个班都笑了。

我笑过之后,就想,一个中国老师敢这么自黑吗?试想一下,一个中国老师,课上说道,去高斯故居,然后打算在里面有人的时候,说,“Hey, I am just a stupid Chinese having a look here” (嘿,我就是个傻不愣登的中国人,想进来看看) 。我估计底下的中国学生不仅不会笑,而且会认为这个老师看不起自己的中国人身份。

我就想,为什么?这种自黑文化的差异在哪里?

我想了想,也没有想得很明白。你说中国人不会自黑吗?肯定不是。你像谢益辉在他的博客 也是各种自黑。但是这些自黑是仅限于个人的,也就是说,只能“自”黑,而不能把别人也给黑了。你如果说“嗨,我就是个傻不愣登的中国人”,那么你就把别人也给黑了:把14亿中国人给黑了。

但是美国的话,貌似不仅限于“自”黑,你也可以黑你的身份。比如,你说“我就是个傻不愣登的美国人”,没有人会觉得有什么不妥。

这种差异的底端原因是什么呢?

不知道。

最后一次修改于 2020-08-23